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奉打更人 愛下-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閲讀

Home / 仙俠小說 /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大奉打更人 愛下-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閲讀

大奉打更人
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大奉打更人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清纯可爱,欲拒还休………
妖冶放荡,颠倒众生………
成熟妩媚,风情万种………
她就那么冷淡的坐着,可李灵素脑海里,却浮现出种种截然不同的类型。
这女子似乎包含了世间一切的美好,能满足男人心中对异性最深切的渴求,不管你是喜欢什么类型,都能在她身上找到自己的那一款,或多款。
看到她的刹那,李灵素觉得自己何苦在芸芸众生中寻求情缘。
“世上竟有如此迷人的女子……..”
天宗圣子心里小鹿乱撞,沉迷女色,不可自拔。
他没有用“美貌”两个字来形容,而是用“迷人”来表达。
因为世间美貌女子实在太多,天宗亦有许多国色天香的美人,李妙真的师父冰夷元君便是其一。
但她们美则美矣,在李灵素看来,都没有眼前这位道衣女子迷人。。
“进来吧!”
许七安适时出声,把沉浸在美色中的李灵素拉回现实世界。
对于李灵素的失态,许七安并不意外,他初见洛玉衡时,也没好到哪去。
严格来说,要比李灵素好一点。由此可见,国师的修为提升了;国师的业火濒临失控。
“也是,她这会儿来找我双修,便是因为业火达到临界点………”
许七安心里想着,然后看见李灵素在他身边入座,痴痴的望着洛玉衡。
圣子清了清嗓子,以一种深情而隽永的语气,自我介绍道:
“道友,在下天宗圣子李灵素。观道友穿着,似乎也是我道门中人?不知出身何门何派?”
九州之中,除三宗之外,还有其他道门流派的存在。
上古时期,有许多不弱于三宗,甚至超过三宗的道门流派。
但在时光长河的冲刷下,这些流派或衰弱,或灭绝,如今道门扛把子的,是“天地人”三宗,其余的都是小流派。
在李灵素看来,自己天宗圣子的身份,必定会让这位同门女子刮目相看。
果然,这位看不出年纪的女子,眸子一抬,仔细的审视着他。
李灵素面带自信微笑,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接着,他听见徐谦这个糟老头子介绍道:
“这位是人宗道首洛玉衡,大奉国师。”
李灵素小手一抖,滚烫的茶水泼在桌上,自我感觉良好的表情瞬间凝固,身子旋即僵硬,比刚才在门口还要僵硬。
“前前前…….前辈,莫要说笑。”
李灵素舌头打结,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他怀疑徐谦在耍他,认真感受了一下对面女子的气息,元神平平,气场一般,远没有面对师门长辈时的那种压迫感。
许七安用一种“我有必要说谎”的表情,默默看着他。
或,或许是真的………徐谦是京城人,与司天监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至少三品,这样的身份地位,认识人宗道首,也,也是合理的……….
羽化苍生 离愁悲欢
李灵素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带着求证的目光看向了洛玉衡。
“你的事我听他说过了,原本该由你出面,与楚元缜进行天人之争。”
洛玉衡喝了一口茶,淡淡道:“可惜了,荒废半年时间,修为已被李妙真赶超。”
说话间,她轻轻放下茶盏。
笃…….随着茶盏落下的声音,李灵素看到了一道煊赫的剑光,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眼球滚烫,泪水滚落。
这份剑意,真,真的是人宗道首洛玉衡………师门传闻没错,人宗道首确实是世所罕见的美人,是我见过最迷人的女子……….李灵素连忙起身,紧张且拘谨的行了一个道礼,大声道:
“弟子李灵素,见过道首。”
洛玉衡微微颔首,“天人两宗虽势如水火,但这是长辈之间的事,你不必太拘束。”
李灵素这才放松许多,没敢入座,乖乖的站在旁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请国师帮忙解开他的封印。”
许七安道。
李灵素心里狂喜,忍不住看一眼徐谦,这糟老头子虽然性格古怪、孤傲,但对我还是蛮不错的。
洛玉衡屈指,弹出一道剑气,瞬间贯入李灵素眉心。
下一刻,李灵素耳边听见虚无的,枷锁破碎的声音。
伴随着这个声音,压制元婴的力量被粉碎,那久违的力量复苏,李灵素心底泛起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动。
他的第一个念头是:终于可以摆脱肾亏之苦。
堂堂四品元婴,纵使肉身不如武夫变态,但肯定有法子温养肉身,洗涤污垢。
这能很大程度上减缓腰子的压力,吐纳故新。
第二个念头是:我果然跟对人了。
要不是跟着徐谦,或许早就被东方姐妹找到,解开封印遥遥无期。
这是我的机缘啊,李妙真要是知道我有一位超凡境的前辈带着闯荡江湖,一定羡慕的要哭出来……..李灵素浮想联翩之际,忽听洛玉衡说道:
“来之前,去过一趟司天监,监正说今年冬季酷寒,蕴藏着一切变数。”
蕴含着一切变数………监正的意思是,许平峰很可能趁今年冬天起事,可他并没有集齐龙气啊!
不对!
许七安微微动容,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
京城时,父子俩摊牌,斗了一场。
许七安险胜,不当人子收回气运失败。
因此在许七安的观念里,不当人子想要起事,要么收回气运,要么集齐龙气。
但这是陷入了思维盲区。
许平峰要造反,扶持五百年前那一脉,龙气也好,国运也罢,都是锦上添花。只要大奉变的足够糟糕,他造反成功的几率就大增。
山海关战役中,他窃取了大奉的国运。斩元景帝事件中,他成功击毁龙气。
大奉因此衰弱,内忧外患频发。
许平峰的目的其实已经达到。
不愧是练气士,不愧是监正的大弟子,这一波许平峰在第五层………许七安捏了捏眉心,道:
“知道了,我会尽快收集龙气。”
又是龙气,徐谦和监正的关系不一般啊……..李灵素像是在学堂认真听课的孩童,竖起耳朵。
“这次之后,国师你能顺利踏入一品吗?”
犹豫片刻,许七安问出了好奇已久的问题。
什么?!
李灵素险些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人宗道首洛玉衡要突破一品?
简直胡说八道……..他很想脱口而出,据圣子所知,人宗从未有过一品的道首。至少在有史记载以来,没有出现过。
“晋升一品没有那么简单。”洛玉衡沉吟道:
“短则三月,长则半年,我才有把握渡过天劫。”
一个月一次的业火灼身,最快需要三次,长则半年,那就是六次……….许七安本能的想要咧嘴。
“希望在天人之争前,你能先帮助金莲解决掉堕落的魔念,他是促成贞德堕落的罪魁祸首,大奉的国力衰弱,镇北王的屠城案,乃至魏渊的战死,多少都有他的原因。”
许七安沉声道。
洛玉衡看他一眼,道:“也可在天人之争后。”
这是在生气我对她没有信心吗………许七安笑道:
“希望到时候,我能恢复修为。事实上,我挺好奇为什么天宗不进行天人之争,天尊就会诡异消失。”
说完,他看着国师,等待美人儿的回复。
“这只有天尊自己知道。”洛玉衡回答。
“那为何人宗道首打败天尊,便有希望冲击一品?”许七安又问。
“攫取气运。”洛玉衡说道。
接着,她补充一句:“但也只是有希望,事实上,若不能依附帝王,吞吐国运,人宗想靠着打败天宗晋升一品,几率不大。”
他们在说什么啊………李灵素听的半懂不懂,很想抬手发问,但又不敢。
不过他依旧心头火热,因为两位大人物之间的对话,透出的信息量巨大。
这是他以前无法触及的。
“会不会涉及道尊?我指的是天宗道首诡异消失。”许七安突然来了一句。
李灵素仿佛听见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这个话题涉及到的层次太高端了。
“何以见得?”洛玉衡蹙眉。
“还记得我与你说过的地宫吗,根据壁画和一些我自己得到的线索推测,远古时期的道门,与如今的武道一样昌盛。
“而在那时,道尊并不存在。这意味着,道门并不是道尊开创的。
“他真正开创的是“天地人”三宗。”
许七安说道。
这个瞬间,李灵素险些直接脱口,告诉对方不要开玩笑。
道尊是道门的开创者,这是记载于天地人三宗古籍上的,且被后世各大体系所认可的知识。
远古时期道门昌盛,是道尊的功劳。
徐谦的话,让李灵素无法接受。
“前辈,您有什么证据吗?”李灵素没忍住,开口质问。
………..
雍州城,一座两进的宅子里。
披着斗篷的男人返回,径直去了后院,无视院中僧人的注视,来到某间安静的房间。
房间里盘坐着三名僧人,分别是长眉垂到脸颊、眉心有一颗肉痣的度情罗汉;奇丑无比,眼神凶恶的修罗金刚度凡。
以及无发无须无眉的度难金刚。
“度难金刚,你破坏了我们的约定。”
斗篷人沉声道:“我将传送法器赠予你,是等到合作时使用。你却自己先一步埋伏许七安。”
度难金刚淡淡道:“你可以选择不合作。”
“你……..”
斗篷人气笑了:“堂堂佛门金刚,竟言而无信。如今你打草惊蛇,再想以龙气宿主引出他,谈何容易?”
这时,度情罗汉睁开眼,扫了一眼斗篷人,缓缓道:
“你提前将传送法器交给度难师弟,不正是打的这个主意吗。明人不说暗话,如今已经确定人宗道首洛玉衡是佛子底牌之一。加上司天监的孙玄机。大致已摸清对方的战力。
“天机宫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斗篷人沉默半晌,嘿了一声,不再纠结之前的话题,说道:
“天机宫掌握了一份可靠情报,有一位龙气宿主来了雍州城,参加武林大会。抓住他,就能钓出许七安。”
度难金刚声音洪亮:“九道龙气之一?”
经历了今日的事,寻常的龙气宿主不可能再钓出许七安。
我建了个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给大家发年终福利!可以去看看!
斗篷人点头:“宫主赞同我的计划,并已派遣二十八新宿中的苍龙星宿前来相助。”
“如此甚好。”
修罗金刚插了一句。
…………
对于李灵素的质问,许七安觉得,告诉他一些隐秘也无关紧要,毕竟不涉及自身,而且李灵素是天宗圣子,能接触到天宗一些古籍。
如果有目的性的去寻找,或许能得到一些线索,这对他推理地宫主人的身份会有帮助。
于是,他语气平静的讲述:
“我曾下过一座古墓,年代久远到无法考证,墓穴的主人是个道士,他渡劫失败后,用遗留的残魂和旧身躯,创造了一个全新的生命。
“那具旧身躯告诉我,他并不知道道尊这号人物。呵,他没必要说谎。”
这……..李灵素听的瞳孔微缩,本能的不愿相信,但又知道徐谦没必要骗他。
道门不是道尊开创的?
道尊是后来者?
这个隐秘对他来说,冲击太大。
洛玉衡则问道:“这和天宗的天尊消失有何干系?”
“道门个大流派逐渐衰弱,三宗昌盛,道尊这位超品离奇消失,数千年来从未出现,这些之间是否存在我们无法得知的联系?”
许七安的话让洛玉衡陷入沉思,但给不出答案。
时间流逝,两人随口闲聊着,李灵素在旁听的津津有味,并时而偷看几眼洛玉衡。
越看越迷人,越看越无法自拔……..李灵素心说。
他不可避免的产生爱慕、敬仰的心态,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爱慕和追求美貌的女子,是所有男人的天性。
“天地人三宗里,天宗对婚嫁采取不赞同不反对的态度,地宗也是如此,唯独人宗是鼓励弟子寻找道侣的…….
“她肯定没有道侣,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我这该死的魅力,是否能赢得她的青睐?”
李灵素对自己的魅力很有信心,但对方是堂堂道首,不会像其他女人那般肤浅。
不过,这也意味着寻常男人难入洛玉衡的眼。
至于徐谦,他完全没当成竞争对手,因为徐谦已经有夫人了,洛玉衡不可能和一个有夫之妇结为道侣。
突然,茶室内清光浮动,一道人影凸显出来。
白衣如雪,五官平庸,正是监正二弟子孙玄机。
“你来啦。”许七安道。
孙玄机颔首,张了张嘴,刚想说话,许七安抢先道:“咱们写字吧。”
李灵素立刻附和:“对对对,写字。”
听孙玄机说话,在圣子的看来,是非常坏心境的一件事。
再如何淡泊的人,和孙玄机待一起超过三日,绝对坏了修为。
“………”孙玄机有些不高兴,他清晰的感觉到了两人的嫌弃,但还是选择了从善如流,提笔写道:
“收到你的传书,我便立刻传送过来,根据法螺定位找到这里。”
你怎么现在才来,来给我收尸吗,还是小姨靠谱………许七安心里吐槽。
“我已经收集了两道龙气。”许七安说。
他指的是至关重要的那九条龙气。
孙玄机颔首,写道:“我也收集了一些零散的龙气,那些宿主带回了司天监,等你有空,可以回一趟京城,把龙气抽取出来。”
他也在奉师命收集龙气,但没有地书碎片,只能把宿主带回司天监,关押在地底。
写完这句话,孙玄机从锦囊里取出一沓信件,放在许七安身前。
“这是她们嘱咐我交给你的。”
二师兄写道。
李灵素探头看了一眼,最上层的信封,写着“临安”两个字。
临安是谁?他心想。
因为有李灵素在身边,许七安没有第一时间拆开信封,粗略看了几眼,发现有五封信。
除了临安和怀庆,还有三封是谁的,二郎和玲月还有褚采薇?找不到我,通过二师兄传信,很聪明嘛………他心里嘀咕着,把信收入怀里。
接着,扭头看向李灵素:“你回客栈,替我看顾好她。告诉她,我七天后回来。”
“前辈这几天有什么事吗?”李灵素问道。
要双修啊小老弟……..许七安淡淡道:“与你无关。”
正说着,茶室里四个人,同时看向门口。
一道小小的白影掠来,停在门外,伴随着稚嫩的女童声:“就是这里,就是这里……..”
一只玲珑小巧的小白狐,站在门外,扭头朝身后喊。
十几秒后,气喘吁吁的慕南栀就过来了。
她怎么来了……..许七安脸色瞬间垮掉。
洛玉衡眯起了眼睛。
………..
PS:李灵素并不认识洛玉衡,许白嫖把他救走的那章,李灵素说过,原本这次下山历练,是要去京城的。但因为中途出了意外(囚禁rbq),所以没能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