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四章 抱歉又晚了推薦

Home / 其他小說 / 好看的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 線上看-第一百一十四章 抱歉又晚了推薦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在恐怖的重压之下,大地剧烈震动,处处塌陷,地形迅速的发生改变,像是被铁锤砸入木头的钉子一样慢慢下陷。
海中浪峰更是层层叠叠,跌宕起伏,波涛汹涌,暗流涌动,一浪高过一浪,狂暴之势宛若飓风过境!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天上的那颗血染的月球,正在无数人恐惧的视线之中迅速放大着,带着粉碎大地、崩灭万物的气势狠狠砸了下来。
正在急速坠落下来,要与大地来一次天地大冲撞的月球,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天体。
因为朱月即使是作为月球的Ultimate One,也不可能做到这样的事情,UO只是某个星球上至高的唯一存在,立于该星球生物体系顶端的个体,表示的是星球上的最强生命体,但是终归不是星球本身。
朱月想要得到月球的加持,都还得身在月球上才行,自然更加不可能命令月球同归于尽的撞向地球。
现在出现的血月坠落,不过只是这位月之王的“空想”而已,就和白姬爱尔奎特一样,是将空想具现化的能力。
作为自然触觉的精灵所持有的能力,使自己的意志与世界接通,使得现实依照自己的想象改变,简单来说,就是使坚定地心中描绘的事象现实化,而从「无」中生出「有」来。
尽管具现的等级会因精灵规模的大小出现差异,而且能改变的也只有自然而已,但是很明显,朱月的规模自然就是其中最高的那个等级。
但是虽然不可能真正具现出天体,然而考虑到月之王过去具现出的“千年城Brunestud”,以那座山中城堡的规模大小作为参考——
穿越之绝尘朱华
此刻出现在苍穹之上,并且向着大地坠落下来,要以雷霆万钧之势砸碎一切“空想”,还是极其致命!
就像是小行星撞击地球一般,不但足以直接击沉整个冬木市,还能够在日本关西地区留下一个直径近百公里的巨大陨石坑,改变整个兵库县的地理,顺便引发海啸,对生态造成极大破坏……
而且看朱月轻描淡写的样子,发动这样的地图炮打击,貌似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
“该死!给我停下来!杂种!”
军婚宠不停:首长大人,翻墙来 椰子絮
吉尔伽美什脸色勃然变化,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调转了王之财宝的转向,悍然的将无数宝具群如同雨点般轰射向空中的月之王。
而在另外一边,萝蕾莱也是脸色大变,也顾不得刚刚和英雄王的恩怨了,毕竟红月落下必定是无人生还,在这大难临头之际,她自然知道要理智的做些什么,即使之前还是敌人,在此刻也只能够矛头一致。
“圣歌队!随我诛杀朱月!”
纯白的手套一挥,鞭子一般的魔术礼装,呼啸着打出了切开大气的恐怖雷光,蜿蜒着直取朱月而去。
在魔导元帅少女的身后,圣歌大队剩下的魔术师们同时发难,各种攻击、魔术使得虚空都发出刺耳的尖啸声响,刺骨的杀意伴随着数十道强横的魔力气息扩散开来,上上下下,四面八方,直接锁定了半空之中的那个真祖的源头。
同一时间。
其他人也是纷纷反应了过来,眼睛里流露出了凶悍之色,不管是死徒还是人类,不管是魔术师还是教会代行者,只要是站在对立面的人,都明白如果自己不想死的话,就必须要拼命了!
但是并不是只有他们——
黑翼公对此暴怒起来,群鸦风暴迅速的扩大,像是拱卫王座一般拱卫着朱月,同时向着四面八方化作暴风洪流冲击而去,不顾一切的阻挡着攻击向它的主人的各种形式的手段。
而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那边用激动忐忑,忠诚之中混杂着爱慕的眼神看着朱月的梅涟·所罗门,也马上反应了过来,冷笑着指挥自己的恶魔挡在了埋葬机关的那群疯子的前方……
不管姬君殿下想要做什么,他只要追随其脚步就是了。
所以,这群人还是去死吧!反抗是不可能的!
“梅涟·所罗门!”
蓝发的修女面无表情的样子,给人一种冷酷、机械的印象,直接挥舞着黑键杀了上来,毫不畏惧的挡在巨大的游走鲸的前方。
尽管身手矫健,行动敏捷,然而作为一个正常的人类女性,她的体型在全长两百米的游走鲸面前,还是太过渺小了。
“希耶尔,别这么看着我,这难道不是你想看到的吗?”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梅涟·所罗门微微一笑,虽然是十一二岁的正太模样,但是他说话的口气就像是在对着后辈说话的可靠大哥哥一样。
“话说回来,你其实一直都很讨厌我这个前辈吧,既然我现在背叛了教会,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其他人一起讨伐我了,不是吗……当然了,前提是你们能够在姬君殿下的手下活下来……”
用可靠大哥哥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作为前辈的死徒之祖一点儿都不留情,直接指挥着鲸犬凶猛的碾压过去!
如同鲸鱼与猛犬的结合体的巨大恶魔,仰头啸叫,震颤天空与大地,朝希耶尔的方向瞬间扑杀过去,杀气四射。那沉重而庞大的可怕躯体几乎充满附近所有人的视线,长达两百米的巨躯只是单纯的移动,就掀起了如同漩涡一般的激流!
大地震颤,波纹扩散,好似飓风爆发似的滚滚肆虐,周围的空气在瞬间被撕裂吹散,风压和真空波撕裂出了雷鸣般的轰响。
毕竟它太过巨大了,而且速度也完全不慢。
——所以想一想吧,两百米体型的打恶魔是什么概念?
如果这头鲸犬不是梅涟·所罗门画出来的存在,属于绘画的空想,是架空的魔兽,而是有着切实等比例的质量的生物,那么就真的是奥特曼来了,才可能有胜算……当然,要是能够做到那种程度的话,梅涟·所罗门早就无敌了。
不过就算如此,虽然鲸犬没有与它的巨大体型实际等同匹配的质量,可是希耶尔也远远不是奥特曼的那种级别,理所当然的就被直接碾压了。
只是瞬间而已,便是血洒长空!
不过一个躲闪不及,或者说再高的敏捷,在面对这种占据所有的空间和视线,根本不给人发挥余地的怪物面前,也谈不上躲闪不躲闪的,反正她直接就被巨大的游走鲸狠狠撞飞了出去!
犹如被时速两百公里以上的火车头很很撞中,这个蓝发修女整个身体像是一颗炮弹般被抛飞出去,最终划出一道巨大的弧线,狠狠砸在河岸上的土地上!
不过居然没有直接爆成血雾,在半空之中就粉身碎骨,也没有在坠落点直接砸成一滩血肉模糊的马赛克,就说明她的肉体强韧度已经远超常人,和人类一点儿都扯不上关系。
而接下来,这个蓝发修女的表现也的确证明了这一点。
她在远处的落点处,艰难的从地上支撑身体重新站起来,半边身子都已经破碎,整个人都被染成了血人,手脚也都出现了不正常的幅度,甚至有森森的白骨从断口处刺出,弯曲成奇怪的形状……
然而就在她刚刚站起来的瞬间,这些伤势就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修复了起来。
几乎只是在几个呼吸之间,她就已经恢复了不少,感觉再过一小会儿,她就能够像是无事发生过似的,如果不是衣服头发上沾染的血迹,实在让人怀疑她是否受过伤害——
希耶尔本来是一名普通的女孩子,只是还另外有一个曾经的身份,那就是她还是阿卡夏之蛇罗阿的第十七世转生体。
因为受到了教会以及Arcueid的围剿,无限转生的罗阿的灵魂,在她身上死亡的同时,转生到下一个目标,而死亡后的希耶尔却是不知道为何,复活了过来,而且莫名其妙拥有了某种超越祖的肉体的不死性,无论如何也杀不死——
因为曾是罗阿的转生体,所以只要那个祖的概念还在世上存在着,她也就不会死亡。
这也是她能加入埋葬机关的主要因素,因为教会无法处理她,于是干脆就决定将她作为武器使用。而希耶尔也知道教会的意图,但是却接受了下来,或许就和复仇骑士安翰斯的想法一样?
尽管还没有恢复正常的状态,但是蓝发修女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直接拖着还在不断自我修复着的残破躯体,就再次冲锋上去。
而在之前她原来的位置附近,埋葬机关的其他几位,已经和梅涟·所罗门的鲸犬厮杀在一起。
——而这,不过只是战场上的一角缩影而已。
不过是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的事情。
随着那一轮血色满月的急速坠落,无穷的重压已然先一步降临,空气被层层挤压,肉眼可见的皱褶释放出毁灭的冲击波!
大难临头之际,多少人在这一刻都红了眼睛,都在拼命!
英雄王的王之财宝在不顾消耗的重复着装填发射的过程,将一波波的幻想崩灭狠狠的轰出去,宝具雨的光与热释放,如同一轮轮小太阳在冉冉上升!
再加上圣歌队的集火,以及萝蕾莱那能够一击崩溃城墙,切开城池的真空魔术全力发动,黑翼公的群鸦风暴形成的防御壁理所当然的被杀穿,黑羽伴随着血雨纷纷洒落。
毕竟本来就不是专门用于防御的固有结界。
“聒噪!”
皱起眉头,一直在诧异的打量着自己具现召唤出来的“月球”的月之王,似乎是很不耐烦了,一个冰冷的充满杀机的眼神横空瞥去!
她的眼眸如宝石一样闪烁着虹光,汹涌澎湃的魔力刹那间禁锢住了整片战场区域,使得整个空间化成了静止的画面。
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股令自己窒息的威压,仿佛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栗!
下一个瞬间,呼啸着来到月之王身前不远处的宝具雨,无声无息的就化为了飞灰,连爆炸崩灭都做不到。而同样的,还有以萝蕾莱为首的魔术师们发出的攻击,在虚空无声的湮灭殆尽。
似乎是整个世界,都发出了痛苦的悲鸣。
空间发出噼里啪啦的破裂声,无声无息的湮灭之风所过之处,好像是世界对应的区域都被抹去,所有人都只是觉得眼睛一花,就发现那片区域已经被粉碎,有形无形的森罗万象都被破坏殆尽。
——仅仅只是因为月之王的魔眼瞥了一眼。
没有过多关注,朱月皱着眉头重新抬眸,脸上的诧异之色越发的明显了。
急速坠落的血色月球,正在所有人的视线之中不断的放大,但是至今没有坠落到地面,反而是已经庞大到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天空,都在显示着它的规模超出想象,正在迅速接近着地球。
恐怖的阴影遮云蔽月,挡住了真正的夜空与皎洁的明月。
朱红之月在众人的眼中越来越大,呈现出上面坑坑洼洼的表面,血染的颜色带上了一层不祥的意味,真实到让人呼吸困难,心悸恐慌……
没救了!
所有人心中都是本能的发出了绝望的哀鸣,终于明白月之王的降临意味着什么,这种力量绝对是压倒性的,这个世界已经迎来了终末!
“怎么会……到底怎么回事?”
而与不知内情的众人不同,月之王朱月的表情却是越来越严肃,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虽然还努力紧绷着,维持着自己的神色,但是她的眼眸深处却是出现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慌乱。
因为她发现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召唤出来的“空想”,自己具现出来的月球貌似已经明显成为了某种不受她控制的异物。
这个失控的“空想”正在疯狂的吸取朱月的魔力,燃烧她的精神,而且最可怕的就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阻止这个趋势。
血月在朱月的想象层面之中失控暴走,反过来利用她的权限化作了名为“月球”的概念行星,尽管目前仍然只是属于朱月的“空想”,但是在将月之王燃烧殆尽的抽取之中,它或许会在最后的瞬间彻底突破世界的概念与规则的限制。
哪怕只有一瞬间,也真的是地月大冲撞了!
等于是一个真正的天体,通过突破想象力的限制的方式,突然出现在现实之中,抓住撞击地球的那一瞬间,取代真正的现实?
这种可怕的荒谬现象完全超出了朱月的理解,她也不明白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嘁,你这样也好意思自称是「Type Moon」?”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少年突兀的出现在金发的吸血姬身旁,在众人以及当事人惊愕的视线之中,用一种微妙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后者,然后撇了撇嘴——
“还说这个世界故事的开端就是来自于你,枉我对你寄予厚望,觉得能够借助你镇压一块碎片呢,结果没想到你刚刚回来就白给了啊……”
“……”
“……”
“什、什么?”朱月张了张口,一脸懵然。
“算了算了,还是让专业的来吧。”
魔术师少年一脸不耐烦的样子,他在空中踩着无形的阶梯,快步走到金发吸血姬的身前,一边说着一边撸起袖子。
“之前还在可惜宝石翁去旅行了,不然还想分他一点好东西帮我保管的,现在看来根本不能指望你们这些过气的家伙……”
啪!
下一刻,他高高举起手掌,然后一掌拍在了朱月的额头上。
“……”
“……”
没有出现一掌碎天灵的血腥场面,朱月就是晃了一下脑袋,然后有些反应不过来:“你……你打我?”
“咦?”抬头看了一眼天上,发现那颗“月球”还在迅速坠落,急剧放大着,夏冉皱了皱眉头,然后不满的盯着朱月,眯起眼睛:“为什么没有打断,你还在想着它?不要命了?”
“……”
“……”
“算了,再来一下……”魔术师没有计较,直接再次伸手用力的拍了两下朱月的脑门。
“你——你、你在干什么……”
原初真祖又惊又怒的瞪大眼睛,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就和她的声音一样,仿佛是在压抑着什么怒气。
“真麻烦……”魔术师嘀咕着,伸出两只手抓住她的脑袋用力的摇晃了几下,“没理由的啊,我修电视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为什么到你这里就没有用了呢……”
还没有来得及爆发怒气的金发吸血姬,就这样愕然的被他用力摇着脑袋,整个人都迷糊起来了。
“放、放肆!”
这个时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彻底惊呆了的黑姬终于反应过来了,又惊又怒的瞬间出手,十指如刀的扑了上来。
下一刻,她就被一只手按住脑门,硬生生止住了冲势。
“还是不行,看来你这家伙有些顽固……”魔术师一手按住爱尔特璐琪的脑袋,另一只手收回来,抵住下巴,歪着头认真地思考着,紧接着叹了口气。
他将那只手抬起,指尖处一抹光芒隐现,直接再次探向了朱月的额头。
几乎是同一个瞬间,就在气得浑身颤抖的朱月准备暴起发难的时候,天空之上的那颗空想天体,似乎也感受到了威胁。
坑坑洼洼的月球表面,突然裂开,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下方出现了一颗巨大的眼球,死死的盯住了下方。
而在眼球的下方,“嘴巴”的位置,也紧随其后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缝隙……
庞大到占据整个天空的天体,睁开了一只巨大的神秘眼睛,张开了一张血盆大口……活了过来。
从那作为“嘴巴”的巨大裂缝之中,有着一条巨大的长长舌头探出,不知道是几千里还是几万里,直接向着地球飞卷而来!
“什么鬼……这到底是月亮还是地狱星?”面对这令人san值狂降的一幕,魔术师也是忍不住的扯了扯嘴角。
(PS:我在考虑要不要调整到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