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6hl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第884章 永鎮天南鑒賞-pg8xx

Home / 歷史小說 / tk6hl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貞觀俗人-第884章 永鎮天南鑒賞-pg8xx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红河上放舟而下,依然用了一个多月时间才到达交州宋平城。这一路虽说顺江而下,比去时要快了许多,不过秦琅一路过来,还不时停船靠岸巡视沿江新设的驿站、要塞、兵堡、烽墩、屯庄的修筑情况,还走访了几个新移民屯庄。
这样到了宋平城时,已近端午。
这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秦琅跟阿姹倒是关系极佳,两人似乎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不过秦琅却还始终保持了界限,阿姹成了秦琅名义的新纳妾侍,也同居一条船上,但却在艉楼安排了一间舱房。
秦琅越是这样,阿姹倒是越故意来撩拨他,好像成了无聊航程里的一点趣味插曲。
“这交州城好大啊,怎么没看到海呢?”
站在水师旗舰的甲板上,看到面前那白帆密集的码头盛况,阿姹很是惊叹。
“交州港其实是红河内河港,这里东距海边还有三百二十里呢,真正的海港其实是我武安州的太平港,那原也是在内河里,但现已经移到海边筑成了新港城,真正临海海港。”
“还有三百二十里,怎么不建在海边?”阿姹问。
“海边多风暴啊。”
交州城没建在海边,当然有各种历史原因的,并不是说海边有风浪,那只是原因之一,比如广州那也是在海边。
交州城建在红河三角洲的中心位置,占据整个三角洲的核心,其实位置还是不错的,围绕着交州州城宋平,附近还有龙编、交趾、平道、朱鸢、南定、新昌、武平等诸城,可以说,红河三角洲上交州独大,其余如武安、长州等其实早前都属于外围边缘城,发展一般。
舰队入港,商船们都纷纷避让出一条路来。
李大亮也带着一众将校文武前来码头迎接。
“交州比昆州城大多了。”阿姹感叹。
“那你是没见过长安洛阳,还有扬州广州益州江陵等地,那可都是天下中心,财货汇聚之地,长安洛阳都是百万之家,扬州广州等户口皆在十万户以上·····”
阿姹无法想象那长安洛阳等有多繁华,虽然以前爨归王也经常跟她讲长安,但那个长安似乎跟秦琅讲的长安又不同。
“这里到长安很远吗?”
“嗯,很远,交州北上,若顺江出海,有三百二十里,而若是往北走陆路,到我武安州北面的镇南关,便是五百五十里路。距离长安数千里之遥也,若是到我大唐河北道之幽州,更是足一万一千一百六十五里,至扬州,八千一百二十里,就是桂州,也两千八百里也·····”
“你说远不远?”
真正的万里之遥。
邪王溺宠:逆天小蛊妃
“从昆州到交州,现在交通畅通,全程也不过两千一百二十里路。”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从通海过来都一个多月,才两千多里路,这要是到幽州一万一千多里,岂不是得走了半年?”
“走半年也很正常啊。”
这还得是走水路为主,这个时代出门可是极艰难的,有大江大河能通航的地方还好,相当于走高速甚至是坐火车了,既平稳又不颠簸,而若是坐马车,那可是能把屁股颠散,更何况尘土飞扬的还要吃一肚子灰,若是遇到雨天,或是春夏季节,道路泥泞的时候,更是要命。
水路一天起码能走个六七十里,但若是坐马车可没这么快,一天三四十里就算不错了。
而若是盘缠不够,靠两条腿来赶路,可就更辛苦了。
在科举年代,一些穷士子为进京赶考,好多人真的是提前大半年就出发的。
到了后世,出个远门都是件很麻烦的事,更何况是这个时代,而在边疆上走远路,不但难走,还危险。
意外无处不在,危机四伏。
交州能够从秦汉到隋唐,坚持到如今仍掌控在朝廷手里,也是绝对的不容易。
上了码头,李大亮等迎了上来。
“三郎你可终于回来了。”
去年因为张弼冒进八千精锐全军覆没,李大亮也被着实狠狠训斥了一番,这几年在安南本来做的政绩不错,眼看着就能升调入朝,有传闻说是可能要任北衙一军大将军,过渡几年就要当兵部尚书拜相的。
谁料出了这事,被记一大过,如今戴罪立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再有机会升迁了。
好在之后的战事进展很顺利,秦琅引兵西进后,更是很快扫平句町和东部和蛮,直接陈兵西道江北岸,并一路北上杞麓湖,硬生生在爨氏手里划出一个通海都督府,交给安南大都督府代管。
“长安有天使刚到,圣人降下旨意,安南大都护府更名镇南大都督府了,魏王泰遥领镇南大都督之职。”
闲妻当家
极品神医 江边傩送
安南更名镇南,大都护府改为大都督府,改了两个字,但却意义很大。都护府的本意,其实就相当于是对边疆上的一些并不易控制的地区,推行羁縻控制之意,都督监护诸部落蛮夷嘛。
安西都护、安南都护都是这意思。
而广州大都督府、幽州大都督府、并州大都督府、凉州大都督府、益州大都督府、荆州大都督府、扬州大都督府,则都是在中原实控且核心战略要地。
都督府有下都督府和中都督府还有大都督府,名义上来说,三个级别的大都督府其实并无从属关系,但实际上,等级越高的都督府,在特别时期,尤其是战时,他是有一些特权的,比如可以临时节制周边的其它都督府、州县等等。
大唐都督府的本意,其实就是给一些边境,以及一些核心要地的地方长官,给予他们节制军事的权力,以免关键之时,朝廷鞭长莫及,调度不力,让刺史们兼管军事。
其权力还是非常大的。
引妻入瓮
特别是贞观以来,进一步的明确了都督府的制度,各都督府下都编设屯驻了边军、州镇军等。
随着诸蛮的改土归流,纷纷臣服,李世民也就顺势把安南都护府更改为镇南大都督府,安改为镇,估计也是要对敢在红河南岸地区建南蛮王朝自称南蛮武皇的那些蛮子们一些警告了。
对秦琅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武安州隶属于广南道,其本身现在升为下都督府,而句町、通海则为中都督府,都是隶属于广南道,可武安州毕竟是秦琅的世封地,这块地盘他有很大的自治权力。
大都督府内。
秦琅跟李大亮两人简短交流了下最近的局势情况,通海都督府那边一切顺利,让李大亮安心不少,而交州这边也挺太平,上游的战事逐步平定,这边的海贸、工商等没受多大影响,反而进一步繁荣了。
逆天女国师 四月囧囧
“今年有些不大太平啊,月初,长安天现日食,乃是不吉之兆,而紧接着陇右便频现地龙翻身,山崩地裂,大蛇屡现。紧接着,崤山以东,黄河以南,淮河下游,暴雨成灾,洪水泛滥,山东、黄河,淮、海之间大水,受灾数十州······”
而秦琅在通海过年的时候,岭南这边又乱了。先是广东罗窦洞僚人,这些经常做乱反抗编户齐民的蛮人,再次因为朝廷要编户齐民量田清地而叛乱,这里面甚至有着冯冼等豪强甚至是俚帅们在背后搞事情。
紧接着浔江龚州的溪垌蛮又作乱了。
这叛乱迅速蔓延。
广西宜州西面的都泥江、潭水等流域的俚僚蛮纷纷叛乱,大有烈火燎原之势,虽然这些叛乱都不怎么成气候,各地的地方官员迅速动作,组织兵马讨伐。
很快又把叛蛮击溃了,目前也仅是逃回山区里,城池等并未失守。
可不管怎么说,这乱子还是发生了。
冯盎等被扣在长安的俚帅汉酋们也趁机一次次请求回岭南平乱,李世民最终同意过完端午节让他们返回,并已经各授官职,各有加赏。
“我在通海的时候倒也知道这边的一些乱象,不过到底是不成气候的,无知的蛮子们,被一些有心之人,暗里挑动生事,不外乎也只是想造点势,增加点讨价还价的筹码罢了。可是我连句町蛮和东部和蛮都打跑了,这左右溪蛮也都服帖了,剩下的我又岂会在意?谁也不可能阻拦朝廷在岭南推行的改土归流,上次忙着打句町,是先对左右溪改土归流,其它的地方还没安排上,如今看来也正好提上日程了。”
“这一次,岭南三广之地,我打算一个羁縻州都不保留了,全都改为正州,或降为正县,谁敢不自量力,螳臂挡车,通通碾过去。”
李大亮对秦琅这霸气的宣言,倒是很支持的,他也是个强硬派,如今朝廷新胜之际,那更应当是趁势而进,哪还能再有反复的道理。
虽然溪垌俚僚蛮的势力也不小,但总的来说,现在大势已起,那些蛮子一盘散沙,根本难成气候。
“天使来,还有一件事情,北方估计要开战了,薛延陀越来越过份,朝廷与薛延陀也谈了许久,总没法安抚住夷男,现在只能打了。”
秦琅笑了笑,“薛延陀虽然控有漠北,但他控制漠北没几年,而且这几年朝廷也不是没用功的,回纥联盟虽不及薛延陀,但也还是有些实力的,朝廷安插的这把刀子,关键时候有大用。”
李大亮也点头,“薛延陀敢挑衅大唐,终究是要撞的头碰血流的,可现在高句丽人也在蠢蠢欲动,他们与薛延陀暗里联通,打算一起发难。所以陛下旨意,要从我们岭南这边把东海和北海两支水师先抽调回去,另外还要再抽调一些精锐过去,大约两万人吧。”
秦琅不由的皱眉。
上次张弼损兵八千,可都是安南驻防的府兵镇戍边军,这都还没有补充过来呢,现在怎么还要从岭南再抽两万人过去?
“朝廷都要向岭南抽兵了,看来这次要是打大仗了?”秦琅捏着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