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779章 柯南:混蛋池非遲!閲讀

Home / 其他小說 / 精彩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779章 柯南:混蛋池非遲!閲讀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人想自杀,有时候会在言语上直接或间接表达,比如活着很痛苦,我是累赘,我的问题谁也解决不了,没有人会帮我之类的话,有负面情绪流露,绝望、焦虑、孤独、悲伤、无助,一直到平静,”池非迟语气平静道,“在行为上,会缺乏兴趣,有意无意地与人道别,分发财物,将珍贵的东西送人,和家人朋友疏远,做出危险、自毁的行为,还有生理上的变化,比如失眠、没有食欲。”
柯南回想着今天早河静山的表现,语言和行为都看不出有自杀倾向,甚至还有种期待未来的感觉,而生理变化方面,失眠他不清楚,不过早河静山的食欲不差,至于情绪方面也很难判断,有的人能把情绪隐藏得很好……
想着想着,他倒是想起了灰原哀,有一段时间,灰原哀确实在语言上流露出一些自杀倾向,情绪还是难以判断,但也有突然花很多钱给所有人买礼物的行为,听阿笠博士说,睡眠情况和食欲也确实不好。
这么说的话……
强攻的乖宠 豆豆爱小宇宙
“池哥哥,”柯南观察池非迟的神情,“那个……”
池非迟既然了解这些,那个时候是不是已经看出了灰原的状态不对劲?
池非迟听柯南结结巴巴的,视线从手机上移开,平静脸,看柯南。
“呃,我是想问,你能确定静山大师没有自杀的意图吗?”柯南最终还是没把心里话问出来,心里有些好笑。
应该是他想多了。
要是池非迟早发现灰原那段时间想结束生命,至少会跟灰原谈谈,或者想他们打探一下原因、试图帮灰原解决问题。
再说了,谁能想到一个八岁的小女孩会想着结束生命?
那个时候,池非迟八成是当灰原情绪低落,不想理他吧。
“我没感觉他有自杀倾向。”池非迟道。
他没从早河静山身上感觉到想自杀的人会有的那种情绪,或者说,气息。
“感、感觉?!”柯南语塞。
喂喂,感觉算是是什么回答?能不能给他一个判断依据?
“你应该也有那种感觉。”池非迟把消息回复得差不多,收起手机,关了灯,躺进被窝。
非赤立刻钻进被窝,学着池非迟,露了个头搭在枕头上。
“是啊,不过关系到一条性命,总要再谨慎一点,就算静山大师没有自杀的意图,毛利叔叔能让他心情好一点也没错,”柯南铺开被子,重新躺回床上,双手垫在后脑勺后,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明天雨能不能停,竹林里的黄莺有没有地方躲雨……”
池非迟:“……”
柯南这操的是哪门子的心?
野生动物能够生存下来,自然有它们的生存之道,有时候那些动物在野外可比人类强多了。
“不过,我应该是白担心了。”柯南翻了个身,看着昏暗中池非迟的黑影。
睡不着,好无聊,想聊天。
池非迟意识到柯南可能就是睡不着又太无聊了,“我给你讲个故事?”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柯南一汗,“呃,不用了吧……”
他才不想在这种黑漆漆的夜晚听池非迟讲那些恐怖故事。
“这种晚上很适合讲恐怖故事,”池非迟道,“比方说,多出一个人,故事是,半夜你想去上厕所,迷迷糊糊间伸手拍我,想让我开灯,你将手伸出被窝,就摸到了一只冰凉的手,你很奇怪,怀疑是我半夜睡着睡着挪到你旁边去了,开口说,‘池哥哥,开一下灯,我想去上厕所’,你耳边响起一个尖锐又怪异的声音,声音的距离的很近,冷冷的气息吹到你的脸上,问你,‘柯南,你想开红色的灯,还是白色的灯啊’……”
说那句话的时候,池非迟还自我牺牲了一下,模仿出沉肃诡谲的语调。
柯南一个哆嗦。
混蛋池非迟!
“再比方说,夜里,你感觉有什么东西扫过你的脸,痒痒的,让你想打喷嚏,你……”
“不许说!不许说!”
……
雨下了一夜,在天亮前停了。
住在旅店的一群人汇聚在餐厅吃早餐。
毛利兰看看池非迟的冷漠脸,又看看柯南的冷漠脸,有些疑惑,“柯南,你怎么了吗?”
难道冷漠脸是会传染的?
“没、没有啦。”柯南挤出笑脸,心里把池非迟骂了好几遍。
昨天半夜,他还真就突然想去上厕所,迷迷糊糊间伸出手就摸到冰凉凉的东西,猛然想起池非迟的短故事和那句问话,瞬间清醒了。
还好,冰凉凉的东西是非赤,而他也不用池非迟开灯,打开手表型手电筒,自己去了厕所。
只是在去厕所的路上,他脑海里还在回响那句沉肃诡异的问话。
隔世之咒 狂刀出鞘
在上厕所的时候,他又成功想起了池非迟以前讲的人头拖把的故事,上完厕所就手脚冰冷地小跑回房间。
如果不是担心被池非迟丢出去,他真的想往池非迟被窝里钻。
混蛋池非迟,讲恐怖故事吓唬完小孩子都不带哄哄的。
“哎呀,不过雨停了,看来天气预报说的没错,今天会是个好天气。”毛利小五郎惬意道。
池非迟看着洒到桌面上的晨辉,上面还有竹影,突然想起一个案例,“竹子杀人。”
柯南半月眼,“你又在想什么奇怪的故事?”
灰原哀了然,她说江户川今天早上怎么奇奇怪怪的,估计昨晚又被非迟哥用恐怖故事吓到了。
“只是想起一个中华的推理故事,”池非迟继续吃早餐,“春季是竹子的生长期,在雨后放晴的日子,竹子的生长速度快得惊人,如果待在竹子旁边,能看到竹子慢慢往上蹿,一天下来能长几十公分,而有时候植物的生命力旺盛得可怕,为了生长,迸发的力道甚至能顶翻大石块,所以就有人利用竹子的生长速度,活生生吊死了另一个人。”
“原来竹子的生长速度有这么快啊,”毛利兰笑着感慨,“听起来好神奇。”
柯南都来了兴趣,转头看毛利兰,“小兰姐姐,有机会我们去竹林里看看吧!”
“那还是等明天吧,”毛利小五郎活力满满道,“今天说好了要去海钓,我可是从昨晚就等着一展身手了呢!”
“知道啦,爸爸,”毛利兰笑着应声,对柯南道,“柯南,那就明天或者傍晚回来的时候再看吧。”
“好~”柯南小学生乖巧点头。
……
吃过早餐,一群人又去了早河静山住所前的竹林,准备跟早河静山、黑木次郎汇合,搭船出海海钓。
黄莺鸟再次鸣叫着穿过竹林,在池非迟身旁转了两圈,没有停留,趁着清晨去找食物。
“你们几位早啊!”
山本典子从院子里跑步出来,见毛利小五郎一群人站在竹林中间的过道上,出声打着招呼。
“是山本太太啊,”毛利小五郎收回看竹林的视线,和气问道,“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差?”
山本典子在毛利小五郎面前停下,脸色确实有些难看,“我婆婆的病情恶化了,我整晚都没睡,一直在照顾我婆婆,我要去请医生到家里来帮她看病!”
说完,又急匆匆小跑着离开。
“毛利先生,池先生!”黑木次郎也从院子里走出来,“真是不好意思,让你们等这么久,老师一直睡到现在还没起床,我先带你们到码头那边去好了,等准备好之后,再打电话给老师。”
“这样啊,”毛利小五郎看看天色,“这样也好。”
黑木次郎带一群人到码头,租好了出海的船和钓具,买好了鱼饵,打电话给早河静山,却说早河静山说来不了。
“你说静山大师不来海钓了?”毛利小五郎有些意外。
“他说他想在家里好好休息一天。”黑木次郎解释,又对手机那边道,“老师,那我把电话给毛利先生……好……”
说着,黑木次郎开了通话免提,将手机递到毛利小五郎面前。
电话那边传来早河静山的声音:“不好意思,我今天就不跟你去海钓了。”
“大师,您不要紧吧?”毛利小五郎问道,“听您的声音……”
没等毛利小五郎把话说完,黑木次郎就把手机收了回去,对着手机那边道,“我们傍晚就回去!……好,我们一定会满载而归的!”
池非迟看着黑木次郎直接挂了电话。
不让毛利小五郎跟那边的人对话,是录音?那看来黑木次郎确实就是这次事件的凶手,连动机也很明确了,还是老师冒用徒弟作品的事。
这事他没打算管。
虽然这次出门心情不错,但那是山水、竹林、黄莺带来的,跟人没什么关系,他不想干涉案件又引来别的变故。
“依我看,让老师好好休息一下也好。”
黑木次郎收起手机,开渔船到了海上。
所有人都参与了这次海钓,收获也不少,大小鱼钓了一些,柯南还用网捞到了一条章鱼,不过……
没有一条鱼是池非迟钓上来的。
灰原哀在钓了一大一小两条鱼后,还帮池非迟找了一下原因。
鱼饵、挂钩、鱼竿、甩杆动作、等鱼上钩……一切都没问题,很专业,可偏偏就是没有鱼咬池非迟的钩。
“池哥哥好像不怎么擅长钓鱼哦!”柯南笑眯眯看池非迟。
幸灾乐祸,谁让池非迟昨晚讲恐怖故事吓唬他?
而且池非迟居然有搞不定的事情,让他心里舒服多了。
池非迟瞥了柯南一眼,没有理会幸灾乐祸的名侦探。
从穿越过来之后,他钓鱼运好像是不怎么样,不过……
“主人,别用鱼饵了,用‘愿者上钩’那一招,”非赤不服气道,“再钓一只非离上来给他看看!”
池非迟:“……”
对,他钓到过虎鲸,大概是钓鱼运消耗得比较多。
不过再钓一次就算了吧,谁知道下次能不能钓到东西、钓上来的生物脾气怎么样。
像非离性格那么好又会嘤嘤嘤的生物可不多。